↑陳伯在工作人員指導下做陶藝
  
  ←丁怡傑捏的泥偶
  文/圖 羊城晚報 記者李燁池
  85名視障人士過國際盲人節,用耳朵和雙手感受佛山文化和美景
  今年10月15日是第31個國際盲人節,14日,佛山85名視障人士在市殘聯工作人員和志願者的陪伴下參與了為期一天的盲人節活動。南風古竈玩陶,半月島燒烤,儘管視障人士們無法用雙眼觀賞,但他們用耳朵和雙手同樣感受到了佛山的文化和美景,一路歡聲笑語。
  對現在的生活很滿足
  陳伯今年66歲,是一名盲人按摩師。
  陳伯告訴記者,他並不是天生失明。年輕的時候曾是一名語文老師,同時兼任音樂老師。步入中年,因為眼疾視力下降,不得不辭去教師的工作,到一家企業擔任倉庫管理員。然而當陳伯的視網膜脫落失明後,這樣一份簡單的工作他也無法勝任。
  “當時,我是萬念俱灰。”陳伯說,失明後,就連熟悉的家也變得陌生,一進門便撞到頭;鑰匙掉了,原來隨手撿起是很容易的一件事,失明後卻要蹲在地上摸索半天。這使他變得很焦躁,甚至遷怒到家人身上。
  讓陳伯擺脫這些負面情緒的是貝多芬的故事。陳伯說,有一天,他想起了曾經教過的課文中有一個關於貝多芬失聰後仍然堅持音樂創作的故事,“雖然我失明瞭,但聽覺卻比貝多芬靈敏”。決定重新站起來的陳伯來到廣東省殘疾人職業培訓中心學習盲人按摩,後來回到佛山從事這項工作,至今已經近30年。每年的國際盲人節,陳伯都會積极參加殘聯的活動,今年到南風古竈玩陶,他覺得很新鮮,作為一個老佛山人,他卻是第一次來這裡。“畢竟除了家門,我就寸步難行。”陳伯還建議說,希望佛山旅游景點能夠多安裝扶手,方便視障人士通行。
  不覺得和別人不一樣
  14歲的女孩丁怡傑是一名學生。
  啟聰學校的老師來到小丁的身後說:“這兩個熊貓做得真像。”小丁搖搖頭,指著其中一個說:“這是兔子,它有長長的耳朵。”
  小丁出生時有視力障礙,雖然不是完全失明,能夠看到三四米處的人影,但即使借助助視器,她也無法閱讀。參加盲人節活動那天,小丁又長又黑的頭髮扎起馬尾,戴著粉紅色的頭花,面容清秀,完全看不出是一位視障孩子,祖廟街道的志願者們誇她又漂亮又有氣質。
  “我不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小丁6歲那年,媽媽讓她學習小提琴,一學就是8年,如今小丁已經是專業級的小提琴手。在小丁看來,自己學習小提琴和別的小朋友沒有什麼差別,也不會比他們更困難,“我沒有學盲譜,用助視器放大可以看到譜子”,琴譜也是小丁唯一可以看清的“文字”。14歲的小丁,獲獎經歷上已經碩果纍纍,兩屆全國馬思聰杯少兒小提琴比賽金獎,兩屆省級少兒小提琴比賽金獎。與同齡的健全孩子相比,小丁毫不遜色。在家裡,小丁還是媽媽的好幫手。小丁說,不管是洗衣還是做飯她都能行,拿手好菜是燒雞翅。編輯:實習編輯  (原標題:85名視障人士過國際盲人節 用耳朵和雙手感受佛山)
創作者介紹

Lost

wo85wowl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